phone
主任专线:159-8905-7128
示例图片三

提供账号帮他人取现转存的,应如何定性?

2020-11-10 16:12:11 广东潮风律师事务所 阅读

编号:第39期

指导:谌磊律师

主办:人力资源部

部门:网络媒体部


按:当下网络电信诈骗行为高发、猖狂,受害人广泛。不少风险意识薄弱的年轻人,为了赚“外快”,在不明用途的情况下,为他人提供银行卡,甚至经不住诱惑使用自己身份信息注册公司提供企业银行账户供他人使用,为电诈骗分子创造便利,产生严重不良后果。更有甚者,铤而走险,在提供银行账号结算时,还帮他人取现、转存,该行为让犯罪行为的“证据链条”中断,致使司法机关无法有效追查到底,因而部分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受害人财产受到严重的损失。该不法行为定性为诈骗罪,还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实务中争议不大,主要看行为人是否有本犯的犯意通谋。


封面图片-柜员机.webp.jpg





一、审查起诉阶段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12月11日12 时许,被害人群群在其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旭**街1**2号1**4 房的住处被人以电话冒充其女儿的形式,通过手机银行转账的方式诈骗了人民币65000元,报警人电话号码:139****9980。银行卡账户信息:招商银行,卡号:62148502****3161,开户人是被害人本人,开户行是珠江新城**大厦**银行支行。涉案收款账户信息:**银行,卡号:62148375****7948,户名:*光军。

经对被诈骗的钱的去向继续追踪,被诈骗的资金经过嘉祥县**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账户、徐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账户后流入了被告人林林、春春、同案人张*波、许*成、杨*等人控制的银行账户里,均由被告人荣荣统筹他们前往银行进行提款、转存。2019年12月27日,被告人荣荣、林林、春春、同案人张*波、许*成、杨*飞被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荣荣、林林、春春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提请本院判处,列举了相关证据。被告人荣荣、林林、春春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与罪名不持异议。

因疫情期间,辩护人的依法提交书面意见,并与经办人进行电话沟通,但未与控方,达成关于认罪认罚的一致意见。


1604995464966705.jpg


二、法院审理阶段

在开庭前,辩护人建议当事人本人做认罪认罚处理,但辩护律师发表独立辩护意见。庭审中,荣荣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一、被告人荣荣不构成诈骗罪,其不存在共同的诈骗故意,其行为应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论处;二、被告人荣荣如实供述罪行,自愿认罪认罚,且系初犯、偶犯。三、荣荣并非共同犯罪的主犯,其作用也并非属于起到组织、领导作用,不应从重判处。综上,建议法院对被告人荣荣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1604995615711550.jpg

法院认为,关于本案定性,经查,公诉机关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各被告人参与诈骗事先通谋,各名被告人亦稳定供述未参与诈骗事先通谋,也不知赃款具体性质,故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各名被告人构成诈骗罪。各名被告人明知是违法所得而进行取现、转存,其行为应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论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荣荣的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荣荣等人无视国家法律,明知是犯罪所得而取现、转存,其行为均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对其适用“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量刑幅度予以处罚。关于犯罪地位,被告人荣荣、林林、春春及同案人张*波、许*成、杨*飞均具体实施取现、转存,收益均分,故不应区分主从犯,但被告人荣荣负责统筹安排,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大,量刑时予以区分。被告人荣荣、林林、春春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罪行,自愿认罪,可以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荣荣的犯罪情节,依法不能适用缓刑。


1604995675890354.jpg

1604995702450284.jpg

1604995719384217.jpg




三、【观点】关于诈骗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关系

诈骗罪属于财产性犯罪,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规定在刑法分则第六章妨害司法罪中,同时具有妨害刑事追诉活动和非法牟利双重属性。

(1)关于共同犯罪的问题。一般而言,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量刑低于上游犯罪(本犯)的量刑,但本犯与该罪名也并非完全割裂,如行为人存在犯意通谋之情形,则应认定为共犯。就本案而言,根据司法解释《《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事前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等犯罪分子通谋,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以盗窃、抢劫、诈骗、抢夺等犯罪的共犯论处。

(2)关于本犯与本罪量刑均衡的问题。“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本罪,量刑有两档,而本犯却涉及罪名广泛,且量刑亦是轻重、长短不一。在个别案件中存在 “量刑倒挂”现象。“为避免上下游犯罪案件的‘量刑倒挂’,在本犯量刑较轻且赃物犯罪没有其他严重情节,对同一犯罪对象不宜单纯以犯罪数额为依据径行认定下游犯罪情节严重”【观点出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中量刑平衡规则的适用,作者康乐、查鸿翔,2020第26期·人民司法·案例,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