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e
主任专线:159-8905-7128
示例图片三

终本后,恢复执行与追加被执行人的实务处理

2020-10-29 16:51:44 广东潮风律师事务所 阅读

  编号:第38期

指导:谌磊律师
主办:人力资源部
      部门:网络媒体部

编者按 经过较长的诉讼程序,终于拿到胜诉判决书的当事人在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本以为能顺利的实现自己的权益,却在几个月后收到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告知:未能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不具备继续执行条件,依法应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以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是否意味着法院不再对案件执行,胜诉判决就此得不到落实呢?潮风律师就此通过经办的案件对此进行分析、探讨。

微信图片_20201029163620.jpg

基本案情

2016年1月,龙某因与在广州某休闲中心(系个人独资企业,非法人组织)值班的保安张某发生纠纷,纠集袁某、宋某到该中心一楼殴打张某。同为休闲中心保安的黄某闻讯前往该休闲中心维持秩序,在组织袁某、宋某进入该休闲中心的过程中,被袁某、宋某殴打。在打斗中,黄某将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捅刺袁某、宋某,造成宋某死亡,袁某受伤。

自2016年至2019年,案件经过漫长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一审和二审,最终确定由休闲中心和黄某向袁某支付各项医疗费用和损失26万多元。2019年7月,判决生效后,袁某向广州某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经过法院执行,对黄某和休闲中心的财产线索进行了查询,除冻结、扣划到休闲中心1000多元银行存款外,未发现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2019年12月,法院认为案件不具备继续执行的条件,作出终结本案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并送达袁某。

终本.jpg


第一次申请恢复执行

袁某作为家庭经济支柱,受伤后收入骤减,生活拮据。案件终结本次执行后,需要提供相关的财产线索才能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鉴于黄某因故意伤害,正在执行有期徒刑,只能收集休闲中心的财产线索。在潮风律师意见下,袁某多次前往休闲中心调查,掌握到休闲中心一直在营业中。2020年1月某夜晚,经办律师陪同袁某一同到休闲中心。在休闲中心外,对休闲中心的营业情况进行拍照取证,以证明休闲中心一直在营业,有营业收入;同时,到休闲中心消费并开具发票,以收集休闲中心的使用的收款账户信息。

2020年1月底,袁某向原执行法院申请恢复对案件的执行,并将收集到的财产线索提供给法院。经过法院对休闲中心银行账户的冻结,将执行到的8000多元扣划给了袁某。2020年4月,案件因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被法院依法予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发票.jpg


第二次申请恢复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一项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个人独资企业,不能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其投资人为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经过两次执行,两被执行人均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被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在案件发生时,伍某系休闲中心的投资人,案件发生后不久,休闲中心的投资人变更为卞某。2020年5月,因休闲中心作为个人独资企业无法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本律师所受袁某委托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将伍某和卞某追加为案件的被执行人。

2020年9月10日,袁某收到法院的执行异议裁定书,裁定将伍某和卞某追加为案件的被执行人,待裁定书生效后将伍某和卞某一同列为被执行人,向原执行法院申请恢复案件的执行。

追加.jpg


律师评析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个人独资企业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一般情况下,在诉讼时,原告把企业和投资人(股东)都作为被告的诉请,法院不会受理,只能先单独起诉企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经人民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后,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明确提供不出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虽有财产但多次流拍,申请执行人拒绝接受或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债、虽有财产不宜强制执行,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的等情形下才可终结案件本次执行程序。

案件被终结本次执行后,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得不到实现,必然遭受重大损失。法院裁定终结案件的本次执行程序并不意味着法院对案件不再执行。如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申请或者人民法院依职权可恢复执行。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包括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财产不宜强制执行的情形消灭、被执行人不履行和解协议、追加新的被执行人等等情形。申请执行人应当积极寻找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及时向法院提供线索,申请恢复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