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e
主任专线:159-8905-7128

恋爱期间支付的资金,分手后定性为借款还是赠与?

2020-06-05 09:28:18 超级管理员 阅读 8

第29期

指导:谌磊律师

责任编辑:杜晶晶

部门:网络媒体部


 编者按:男女朋友交往期间,一方不免会为对方购买衣物、首饰,现金,或大量金额的转账等行为,其中有出借款项,也有赠与或其他性质的款项,因恋爱关系期间双方并未对其明确,闹僵分手后容易引发经济纠纷。针对恋爱期间的资金往来,分手后,支付一方可否追讨回潮风律师通过实务案例分析探讨其中关键点,厘清相关经济清算的法律思路



基本案情:

Z、Z和L原是男女朋友关系。自2010年1月相识至2019年3月分手,期间L因资金周转为由向前女友Z借款,后双方经过核对确认,Z通过银行转账、微信转账、现金等方式共向L支付借款300000元。2019年4 月10日,L在微信聊天中承诺归还Z“ 300000元借款的一半",Z多次要求L按照借款金额进行返还,L却以种种理由拖延和搪塞,至起诉时未清偿所欠Z的借款,期间将Z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拉黑,L的行为严重侵犯了Z的合法权益。

Z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至中山第一法院。Z的诉讼请求为:1-L向Z支付借款300000元;2-L向Z支付逾期利息(计算方式为:自2019年3月9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暂计算到立案之日2019年6月30日止,共计4075.89元,其他逾期利息计算到直至清偿债务完毕之日止)。


一审L辩解意见:1-L不同意Z的诉讼请求,双方不存在借贷合意,L没有收到Z的300000元借款;2-L不同意第二项诉讼请求利息,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3-L没有确认归还“300000元借款的一半”,该承诺双方未达成调解,是L为了平息争端达成的协议,并不具有法律效力;4-L有收到Z建设银行账户转账的169000元、工商银行账户转账的8500元、微信转账2000元,另收到Z大概5000元现金,但不确认是借款,期间共向Z转账717元。


中山第一法院判决:

中山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2月19日至2019年3 月28日期间,Z通过其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向L转账169000元。2016年12月4日至2017年9月1日,Z通过其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向L转账8500元。2017年1月27日,Z向L微信转账2000元。前述转账合计179500元。庭审中,L确认收到Z支付的5000元现金。双方均确认L向Z转账717元。以上事实,有银行转账记录、微信转账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短信记录等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中山第一法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Z主张L向其借款300000元,L确认收到179500 元转账及5000元现金,但不认为是借款。因L在双方的聊天记录中确认向Z借款并承诺还款,L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款项是其他经济往来,故本院认定该184500元(179500元+ 5000 元)是L向Z的借款。另Z主张的现金借款115500 元(300000元一184500元),L虽在微信中提及向Z“还300000元的一半”,但其未明确表明收到300000元,Z未能提交证据证明该部分现金已实际交付予L,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本院对该部分借款不予认定。

综上,判决如下1、L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Z偿还借款本金183783元及利息(以183783元为基数,自2019年7 月1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驳回Z的其他诉讼请求。


1.jpg1591234720986030.jpg



Z于2019年11月3日向中山中院提起上诉,中山中院于2019年12月26日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一审原告Z)上诉请求:1、撤销中山第一法院民事判决第二项,并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向其偿还借款本金115500元,并从2019年3月9日起按年利率6%的标准支付利息暂计算至2019年11月15日止,共计4765.56元。以上费用,共计120265.56元。2、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L于2019年10月30日向中山中院提起上诉,上诉人(一审被告L)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2、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中山中院庭审期间,二审上诉人(一审原告Z)提交补充证据为,短信聊天记录截图、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拟证实L多次向Z借款,现金借款115500元;提交通话录音拟证实L承认尚欠300000元借款。分手后Z催还款项,“L称还300000元的一半”,当时Z不同意;二审提交的2019年7月31日的录音形成于起诉后,L主动找Z协商劝说撤诉,L明确表示愿意尽快偿还300000元。因此,即使双方在恋爱期间不构成民间借贷关系,但L事后确认的事实足以证实双方就涉案款项成立借贷关系。


二审上诉人(一审被告L)辩解意见:一、L未收到上诉人Z主张的现金借款本金115500 元,上诉人Z亦未举证证实该款项已交付;二、L在微信聊天记录中陈述“ 300000元的一半"仅系双方对款项往来的商贾、和解,不属于L在民事诉讼中的自认,亦不能证实Z实际支付该款项;三、双方曾系恋人关系,L向Z协商归还“ 300000元的一半"是在分手期间,Z利用工作便利获取的L个人信息并以此要挟作出上述承诺,该承诺并非L的真实意思表示;四、双方恋爱期间均有共同花销、开支,分手后主张全部往来款项,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没有法律依据,双方没有约定款项性质,应当认定为赠与;五、Z二审提交的证据并非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新的证据,二审不应采纳。


中山中院判决:本案是民间借贷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二、是尚欠借款本金的数额。


对于争议焦点一,且不论Z是否向L支付现金,双方确认Z向L转账款项的事实,L在微信聊天记录以及通话录音中多次表示欠Z的钱会还,足以证实双方就涉案款项有借贷的合意,故中山法院认定双方之间就涉案款项成立借贷关系,理据充分,予以维持。

对于争议焦点二,首先,L对收到Z转账共计179500 元以及现金5000元无异议,中山中院予以确认。其次,Z主张除上述借款以外的现金115500元是否实际支付的问题,L确认收到Z现金5000元,证实Z确曾向L通过现金方式支付款项;至于现金支付的金额,虽然因双方曾系情侣关系未就款项往来具体金额通过书面的借款合同、借条或者对账单等予以明确,Z在与L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明确提出借款包括转账和现金部分共计三十几万,L在微信中未对此提出异议;结合L在微信聊天记录中自称答应“还300000元的一半”以及通话录音中明确表示300000元会尽快归还等陈述,足以认定Z主张的现金已经实际支付。

综上,在中山法院认定的欠款本金183783元基础上,应加上现金借款115500元,即L应向Z清偿借款本金299283元,并自起诉之日起支付逾期利息。


1591235151324976.jpg


笔者评析:

民事借贷法律关系的认定,除了考虑到双方具有特定的恋人人身关系属性,还可综合考虑双方之间是否有借贷合意的形成,以及钱财给付的合理性,进而结合其他因素来确认双方是否构成借贷关系或赠与合同关系。现金交付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交付方式,可以从数额、支付时间、资金用途等方面综合判断。另外,因双方的关系的特殊性及其信任基础,通过现金支付或转账(无备注款项性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虽在恋爱期间不宜太严谨的使用法律思路处理问题,但双方关系快要闹僵的时候,及时确认资金的借款属性,可无争议的将双方恋爱期间的资金往来确认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