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e
主任专线:159-8905-7128

新车自燃发生后,车主如何进行索赔?

2020-03-16 10:59:56 超级管理员 阅读 10

—广州白云区法院判决原告张某诉GDCA销售公司、CQCA公司、TPY保险公司产品责任纠纷案


第24期

指导:谌磊律师

责任编辑:杜晶晶

部门:网络媒体部

1584325981690832.jpg

  车辆自燃图片


编者按:汽车自燃案件中,汽车产品本身的灭失,以产品侵权责任处理还是以产品合同责任处理,存在分歧。持产品合同责任观点,汽车自燃案件中损毁汽车本身适用产品合同责任,由销售商承担产品的违约责任。持产品侵权责任观点,汽车自燃造成的损害既包括自燃汽车本身的损害又包括其他财产的损害。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三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请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请求赔偿”。根据相关司法实践和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角度,笔者倾向于第二种观点。


基本案情

2019年1月3日,原告张某诉被告一GDCA销售公司、被告二CQCA公司、被告三TPY保险公司产品质量纠纷一案。2018年5月16日,原告与GDCA销售公司签订《汽车买卖合同》,原告在GDCA销售公司购买一辆由CQCA公司生产制造的长安牌汽车。在TPY保险公司投保,2018年5月22日,TPY保险公司向原告出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 (电子保单)》(未购买新车自燃险)。原告在签订《汽车买卖合同》时,现场支付2000元预付款;2018年5月21日,原告支付26960元款项;2018年5月22日,原告支付了6141元,以上费用共计35101元,剩余54000元系由抵押贷款支付,总费用为89101元。

2018年7月20日12时,原告在购买车辆后至自燃时未对车辆进行改装,不存在使用不当的情况。车辆在停放处发生燃烧,原告和同事立即拨打消防电话,因火势大,广州消防支队出动消防车辆才将大火扑灭。原告认为,涉案车辆发生火灾时尚在质量担保期间,经广州消防部门和广州增城区分局火灾事故报告认定:“发动机舱内部处,起火原因系发动机舱内风扇电机故障发热引燃可燃物所致”。故可合理排除系由外界原因或原告自身使用不当所致,造成此车辆完全烧毁,再无修复价值,应属于车辆内部故障即产品质量因素引起的自燃。

向广州市白云区消费者协会投诉后,原告与三被告协商无果后,白云区法院提起诉讼,其诉求为: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损失89101元。2、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赔偿误工费7000元和律师费8000元。以上请求费用,共计104101元。3、本案的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1584326220403035.jpg

 车辆完全烧毁报废图片


被告辩解意见

被告一GDCA销售公司辩称:第一,我司已向原告交付符合合同约定的车辆。我司作为车辆销售者,在被告二CQCA公司向我司移交车辆时,已履行检查、验收义务,且车辆具备《车辆合格证明》。车辆在销售时,原告亦就车辆的基本状况进行验收,确认车辆符合双方签署的《汽车买卖合同》第三条第1款的约定。我司已履行销售者应承担的合理合同义务,向原告交付符合质量要求的车辆,我司不存在任何过错。第二,本次事故的原因系外来因素导致,与我司无关。事故发生后,被告二CQCA公司即对本次事故的起因进行详细的分析,并出具《广东广州欧尚A800 过热分析报告》,认定本次事故的原因系由于车辆散热器风扇电机被外来铁丝缠绕,导致电机运转卡滞、堵转,从而引发车辆散热系统电路出现过载大电流,产生高温,熔化线路胶皮后蔓延,引发整车过热燃烧。因此,本次车辆自燃事故的起因已经查明是外来因素(铁丝)导致,而非车辆自身存在产品质量缺陷。

被告二CQCA公司辩称:原告未履行举证责任,应承担不利后果。原告提交的广州增城区分局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无法证明起火原因是由我司产品存在缺陷而引起。该火灾事故认定书是由广州增城区分局作出的,而判定产品是否存在缺陷,应由具备产品质量鉴定资质的专业机构作出,依法不应予以采信。另,我司产品在投入流通时不存在缺陷,无法律义务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三TPY保险公司辩称:本案涉及两个不同类型纠纷的案件,依法不应当合并审理,合并审理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为产品责任纠纷,我司并不是适格被告,原告与我司之间为保险合同法律关系,原告要求我司赔偿无法律依据。本次事故不属机动车损失险的保险责任范围。原告在我司购买车辆损失险,保险价值为68900元,附加全车盗抢险、发动机涉水险、玻璃破碎险,但并未购买自燃损失险。涉案车辆根据广州增城区分局的证明可知,起火原因系发动机舱内风扇电机故障发热引燃可燃物所致,故该案事故并不属于保险责任。

法院判决

关于赔偿责任承担。《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请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请求赔偿"。《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受害人财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赔偿损失。"首先,因涉案车辆存在质量缺陷并导致涉案车辆自燃的发生,原告要求GDCA销售公司赔偿其合理损失,该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其次,原告已明确本案为产品责任纠纷案件,亦明确在本案中选择向产品销售者主张损害赔偿责任,故原告在本案中要求CQCA公司TPY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1-本院酌定原告的车辆损失为55000元。2-依据双方陈述和保险费发票,原告和GDCA销售公司均确认涉案车辆的车辆购置税为5939.66元、车辆上牌费为5000.34元和车辆保险费用(含车船税)为5600.55元。因涉案车辆现已无法恢复原状和进行使用,原告主张GDCA销售公司赔偿车辆购置税5939.66元和车辆上牌费5000.34元合理,本院予以支持;3-因涉案车辆事发时仅使用1个多月,原告主张GDCA销售公司赔偿保险费用合理,保险费损失应为4667.13元(5600.55元÷12个月×10个月)。4-关于误工损失,因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实际上存在误工损失和损失数额,本院不予支持。5-原告要求GDCA销售公司赔偿律师费8000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告的合理损失共计70607.13元。

2019年12月9日,白云区法院采纳了原告代理人关于本案适用产品责任纠纷的意见,作出一审判决。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三条、《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四条,《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GDCA销售公司一次性赔偿原告70607.13元;2、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1584326419736359.jpg

潮风律师摄


笔者评析

目前车辆自燃案件越来越多,车辆可能造成损毁,同时也可能危及其他车辆。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由谁来承担责任成为这类案件审判的焦点问题由谁来承担汽车损毁的责任,成为了诉讼两造争执的焦点。

笔者认为;车辆自燃原因,应结合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及现有证据情况,同时借助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作出判断。若提供的购车发票、机动车登记证书、汽车使用维护说明书等证据证实,其所购车辆的使用时间较短(且车辆行程较少),且尚在车辆质量担保期内。该车辆在正常停驶状态下发生燃烧,经消防部门认定火灾原因系属于车辆内部故障,故可合理排除系由外界原因或使用不当所致,从而认为车辆自身存在不合理的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危险,即产品质量缺陷,且产品质量缺陷与汽车自燃造成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进行举证。


相关成功案例


1584326515170965.png

1584326566473736.png


1584326626129405.png